|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这些安全隐患让专家直呼“没想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01  浏览次数:113
核心提示:  国务院安委办危化品重点县专家指导服务到吉林龙潭区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是国务院安委办第五批专家指导服务的危化品重点县
   国务院安委办危化品重点县专家指导服务到吉林龙潭区——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是国务院安委办第五批专家指导服务的危化品重点县之一。5月下旬,专家组通过对龙潭区内4家企业的现场检查发现,安全的状态都一样,不安全的隐患真是各有各的不同。而且,4家企业存在的部分问题,让专家组直呼“没想到”。

  所有装置无报警记录

  “不符合、不符合、不符合……”这是专家在吉化集团吉林市锦江油化厂现场测量完厂区所有装置的防火间距后,说得最多的3个字。

  锦江油化厂拥有轻汽油醚化、MTBE、180#助剂、异丁烯、J-2003添加剂等6套生产装置和1个成品罐区。专家测量发现,厂里多套装置的防火间距都存在问题。比如,MTBE装置区的卧式中间罐与厂区南侧围墙的距离为12米,污水处理装置配电室与污水提升泵房的实际间距为3.1米,导热油炉厂房与南侧厂区围墙的距离仅为3米等,都不符合《石油化工企业设计防火标准(2018年版)》中的相关要求。

  专家来到180#助剂装置的中控室,要查看工艺报警记录。岗位员工似乎还有点儿得意地说:“我们没出现过报警,没有报警记录。”

  专家紧接着发现,该企业所有生产装置的DCS均未设置工艺报警记录。“去过很多企业,见过工艺报警管理做得不好的,还从未见过没有工艺报警的!”专家诧异道。

  专家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在查看成品车间甲醇储罐V-9401A/B的高液位报警值时,专家发现企业设置的是10.4米,高于高液位联锁值9.7米。“高限报警值的设置超过联锁值,工艺报警也就失去了作用,无任何意义。”专家建议企业重新设置相关工艺报警或联锁控制指标,并建立工艺报警记录。

  不仅如此,专家也没有查到该企业的可燃气体报警记录和处警记录;同时,企业未对可燃、有毒气体检测报警仪的报警和工艺报警的声音区别设置。

  不同管线没有标识

  吉神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产能为30万吨/年的环氧丙烷。在企业的丙烯压缩机房内,专家查看完所有的管线走向之后,指着两根近似的管线问:“这都是什么管线?”

  “一根是氮气管线,另一根是压缩空气管线。”企业主要负责人说。

  “那为何不做任何标识?怎么区分这两根管线?”专家又问。

  “我们给员工都培训过,都能分清。”该负责人解释说。

  专家立马问一名刚进入房间的员工这两根管线内是什么物质,这名员工支支吾吾没有答出来。

  “对不同的管线应该进行颜色区分,并进行标识,而不应该仅靠员工来记,人都会有忙中出错的时候。而且,建议氮气和空气管道区别设置不同的连接接头,以实现本质安全。”专家说。

  在环氧丙烷罐区,企业安装了可燃气体检测报警仪,但位置都在超出可能泄漏点10米之外的地方,没有一只符合距离要求。

  现场人员一问三不知

  吉林大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主产硫酸和硫酸铵的企业。根据企业的介绍,大地化工是2018年1月才正式开始试生产,但专家从装置现场完全看不出一个新企业的样子,很多设施都出现了腐蚀问题。在浓硫酸泵房,浓硫酸泵出口螺栓腐蚀严重;在硫酸罐V301围堰内,硫酸泵底座也严重腐蚀;硫酸装置主风机轴封严重漏油……

  在企业的硫铁矿粉库,几个工人正在作业。库房里光线昏暗,空气混浊,顶棚多处腐蚀破损,垂挂着一块块铁皮。“你们每天在这里作业,不怕上面的铁皮掉下来吗?”专家询问现场作业的工人。

  “没事,掉不下来,我们每天都会用棍子去敲打一遍这些铁皮,试试它们会不会掉。”工人的这个回答让专家吃了一惊。

  “赶紧清除这些悬空的铁皮,这要是掉下来,安全帽也护不了你周全。”专家厉声说道。

  而最让专家组无奈的,是企业现场作业人员的一问三不知。在硫酸生产装置区,专家发现釜罐都没有标明介质名称,询问陪同检查的企业人员相关工艺情况,结果从硫酸车间副主任到班长、岗位员工,没有一个人能说明白。在二氧化硫取样处旁边装有一只仪表,硫酸车间副主任不清楚这是可燃气体检测报警仪,还是有毒气体检测报警仪。在企业的DCS控制室,专家询问岗位人员报警值的设定,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让岗位员工调工艺报警记录,员工不会操作。

  特殊作业管理漏洞百出

  赢创特种化学 (吉林)有限公司是专家组在吉林市龙潭区开展服务的最后一家企业。该企业工艺简单,只有一套25万吨/年的过氧化氢装置。在专家组到达企业之后,该企业主要负责人首先对所有到访者进行了全厂的工艺流程讲解,并培训了进入生产区域需遵守的HSE相关规定。这是此次开展服务的4家企业中唯一一家这样做的企业,再加上是2013年才投产的德资企业,专家组原本以为这家企业不会有什么安全大问题。然而,在专家组抽查完企业的安全台账、查看生产现场之后,直呼“没想到”“不应该”。

  专家抽查企业的《盲板抽堵许可证》和《盲板挂牌上锁记录》显示,盲板抽堵作业未开展危险有害因素辨识。专家查看了企业部分动火作业许可证,动火作业都未辨识出“火灾、爆炸”危险有害因素。在企业提供的《特殊作业安全管理程序》中,第10条和第13条明确了断路作业的管理要求和作业票格式,但实际上企业从来没有对断路作业进行过管理。而在企业大部分受限空间作业许可证中,都没有按规定至少每两小时对受限空间气体浓度监测一次,企业的管理人员甚至都不知道要开展这项工作。

  “每一条都是特殊作业管理的重大漏洞!”专家说。

  在生产作业现场,专家也发现了很多“不应该”的问题。比如,未定期对易发生泄漏的部位进行泄漏检测,企业很多设施的法兰连接处都有泄漏的痕迹;企业多处阀门盲板封堵不严密,盲板法兰螺栓只紧固2条或者3条。

  在专家组与各企业的问题反馈交流会上,吉林省应急管理厅专员刘庆利表示,不怕有隐患,怕的是发现不了隐患、发现了隐患不去整改。他要求企业发动岗位员工,按照指导服务检查表再次自查;同时,加强员工培训,强化员工的安全意识。

  4家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也各自表态,将全力保证安全资金的投入,及时整改专家组查出的各类隐患。

 
 
[ 行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